陈渡边

禁忌约定(一)

      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,不仅下了一场数年都已未曾有过的大雪,就连雪止后的寒风也比往年更加刺骨些。

  这场大雪持续了整整三天,一直到第四天的凌晨才堪堪停了下来。

  杨明用力吸了吸已经冻得通红的鼻子,跺了跺脚,好不容易挨过了无孔不入的寒风回到家门前。他把手伸进衣兜掏出钥匙,哆哆嗦嗦的将它插进孔里。可就连门孔都似乎被冻上了一般,他用力把钥匙左扭右扭了好几次才打开。

  “这样的鬼天气,实在不适合出门。”

  杨明嘴里低声抱怨着,脚已经踏进了屋内,接着反手关上房门,迎面扑来的是室内带着浓烈暖意的空气。

  屋里开了空调,从大雪下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关过。

  他微微呵了一口气,感觉全身紧缩的细胞都在这一刻舒展了开来。

  室内面积不大,陈设也很简单,只有一张木桌和两把木椅。木桌上覆着一张带有红色印花的白色桌布,收拾的很干净。

  有个男人正静静地坐在木桌旁,他把自己的脸都藏进了羽绒服自带的帽子里,似乎在闭着眼睛休息,一动也不动。

  杨明看了看男人,从这个角度他只能看见男人的一小半侧脸,大概是嘴角的位置。

  “佳佳醒了吗?该吃早饭了。”杨明向男人问道。不过男人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  对于男人这样的表现,杨明早已习以为常。他把刚买的早餐从自己的棉袄大衣内拿出来,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,随后转身就准备往一个房间走去。

  “我去。”见状,刚刚还无动于衷的男人立刻惊醒过来,率先一步用手使劲转动着身下轮椅的车轮,抢在了杨明的前面。

  男人名叫杨宇,是杨明的亲弟弟。他们在这个屋檐下已经共同生活了三年。三年前,他们的父亲出车祸去世。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,杨明便把杨宇接到了自己工作的城市。

  而在他们父亲出车祸的一年后,他们的母亲也改嫁给了别人。对此,杨明和杨宇都未曾表示过反对。不过或许是由于母亲组建了新家庭的关系,在这两年岁月的无声流逝中,他们与母亲的关系也渐渐变得生疏起来。只有在一些比较重要的节日或者谁要过生日时,他们才会联系彼此。

  好在杨明已经工作了好几年,工资并不算低,他与杨宇也都是懂得节俭的人。因此两个人的生活虽然远称不上富足,却也没有穷到捉襟见肘的地步。

  唯一让杨明有些遗憾的是,他与杨宇的关系并没有在这三年中缓和多少。在这三年里,杨宇从未开口叫过他一声哥哥,都是直呼他的名字,有时甚至会用“喂”来代替。对此,杨明既心痛又无奈。

  不过,杨明依旧选择理解杨宇。他明白杨宇心中对他的恨。毕竟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害得杨宇这辈子不得不坐在轮椅上的人,正是杨明自己。

  不过,这一切的一切,似乎在这个名叫张佳佳的女孩儿出现之后开始有了转机。

  佳佳是杨宇的学生,杨宇是佳佳的老师。更准确一点来说,杨宇是佳佳的补课老师。他们这样的关系大约是一年前定下的,杨明听佳佳说,她是从网上认识的杨宇。因为自己的成绩不太好,便想着能够在寒暑假或者周末的时候额外补补课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下,她在某个网站上看到了杨宇的信息,并且深深地被杨宇身残志坚的经历所打动。一种对邻居家大哥哥崇拜的少女情愫油然而生,虽然两人在年龄上有着不小的差距,但竟相处的格外融洽。再加上她的家离这儿并不远,杨宇也是正正经经的名牌大学生,所以佳佳的妈妈张月很快便认可了这对忘年交,补课的事宜也在张月的决策下敲定了。从那之后,张月就经常把佳佳送过来补课,晚上她下班了再把佳佳接回去。

  不过,这一次却不知为何,张月把佳佳送到这里之后,迟迟没有再出现把她接回家。算起来,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。

 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。以往无论多晚,张月总会来把自己的女儿接走,并且每次都会对杨宇鞠躬表示感谢。

  对此,杨明的内心里有些不安。尽管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,或许仅仅是他身为一个警察的直觉。这半年来,有时下班赶得巧了,他也能见到张月。尽管每一次他们的交谈都不算多,远远没能到推心置腹的程度,可杨明还是能够深切的感受到这个淳朴女人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。过早爬上她眼角的鱼尾纹,已经半白的发丝,无不昭示着这一点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这一年来,他从未听佳佳提起过她的爸爸。似乎在她的生命里,从未有人扮演过这个角色。

  不过显然,即使杨明有些不安,也有诸多的不解,但这些还不足以促使他做出点什么。或者说,在法律上,他并没有将张月列为失踪人口的重要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而且,比起失踪,他更宁愿相信张月是迫于生活的压力,出去放空自己一段时间。要不了几天,她就会回来接走佳佳。

  也只有这样想,他的内心里才能好受些。

       杨明走进厨房,从橱柜中拿出了三副碗筷依次摆放在客厅的桌子上。随后他抬起头,看见佳佳在杨宇的指示下已经站在水池边刷牙。小姑娘一副没睡醒的模样,闭着眼睛在那里机械的刷着牙,看的杨明不由得会心一笑。而杨宇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为她计着时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杨宇与佳佳之间的约定——刷牙必须要满三分钟。据杨明观察,他们之间似乎还有着一些其他的约定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向来对杨明冷眼相待的杨宇,在佳佳面前,却有着用不完的耐心。不过,杨明很感谢这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女孩。因为她的出现,他与杨宇之间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。

  待杨宇二人洗漱完毕来到餐桌上的时候,杨明已经快将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吃完了。早餐算不上多么丰盛,只是很寻常的包子豆浆。不过由于杨明一直把它们揣在怀里,所以即使是现在吃起来也依旧是温热的。

  佳佳看了看放下碗筷的杨明,眨了眨自己的一双大眼睛,问道:“叔叔又要去上班了吗?”

  “对啊!你在家乖乖听话,等叔叔回来。”杨明站起身,收拾好自己的碗筷,微笑着说道。

  “嗯!”佳佳用力的点了点头,“我一定会听杨宇哥哥的话的。”

  尽管杨明与杨宇的年龄只相差了三岁,可是佳佳对他们的称呼却截然不同。杨明曾要求过佳佳也喊他哥哥,可谁知佳佳却绷起小脸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叔叔你是警察,老师教过我们,要喊警察叔叔。”

  对此,杨明哭笑不得,也只好无奈接受了这个称呼。

  时间已经来到了八点十分,像往常一样,杨明换好鞋,准备出发去警局开始今天的工作。他打开门,立刻感到一股寒风见缝插针般的钻进了屋内。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可他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  就在杨明的另一只脚也要踏出房门的时候,他突然听见佳佳稚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  “叔叔,今天我的妈妈会来接我回家吗?”

  杨明愣了一下,这还是佳佳第一次问出他也无法准确回答的问题。不过他还是立刻回过头对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说道:“放心吧,今天佳佳的妈妈一定会过来把佳佳接回家的。”

  佳佳却并没有回头看他,只有肩膀在一下一下的耸动着,随后应道:“你是警察叔叔,我相信你。”

  “嗯!”

  杨明沉沉的应了一声,然后轻轻的把门带上离开了家。他并没有看见,就在他把房门关上的那一刻,有一滴眼泪,顺着佳佳的眼角滑落。

评论(2)

热度(7)